办卡地址及办卡时间

①长青社区工作站 

②乘风社区工作站 

办卡时间:周一到周六 上午8:00-11:30 下午13:30-16:40

活跃度不足50%的共享单车将整治 车辆管理需多方参与

  • 新闻来源: 永安行
  • 发布时间:2019/5/15 14:42:29
  • 点击量:141

5047e6204a03411cb92647bca9898fd9_看图王.jpg

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5月13日消息,为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享单车)市场有序规范运营,充分发挥其构建绿色低碳交通体系、解决短距离出行需求、治理交通拥堵方面的积极作用,针对乱停乱放、企业违规投放、破损废弃车辆回收不及时等问题,北京市将从2019年5月13日起,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

对此,5月14日ofo小黄车表示,“ofo小黄车将配合政府部门,建立并强化运营对接机制,积极应对。”哈啰单车表示,哈啰积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管理。

摩拜单车也表示,积极拥护且全力支持,同时呼吁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响应政府号召积极落实总量控制,杜绝违规投放行为,共同做好运营维护和秩序管理,维护良好行业秩序和形象。

“共享单车出行管理涉及政府、企业与用户三个利益方共同的责任和义务。一些人流聚集区,同样也是用车需求旺盛区,除了培养用户的良好用车习惯外,高频地区车辆调度、停车空间管理都值得研究。”长期研究城市交通的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认为。

09c62f66c0da47cea18ed046f70e6d7f.webp_看图王.jpg

共享单车月平均活跃度不足50%

共享单车作为零排放的绿色出行工具,在满足出行最后一公里需求、促进绿色出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乱停乱放、企业违规投放、破损废弃车辆回收不及时等问题日益突出,严重影响城市交通秩序、市容市貌和市民生活。

北京交通委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底,在京运营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共9家,报备车辆规模达191万辆。据市级监管平台监测统计,目前活跃车辆占比较低,以今年4月份为例,月平均活跃度不足50%。

为加强共享单车停车秩序整治,市交通委开展此次专项治理行动,重点针对乱停乱放、违规投放、破损废弃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和违规投放的租赁电动自行车,予以清理或回收,并对责任企业依法查处。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当前北京市共享单车活跃度较发展高峰时已回落,ofo小黄车车辆减少较多,目前以小蓝单车、摩拜单车、哈啰单车为主。

ofo小黄车回应称,“ofo小黄车将配合政府部门,建立并强化运营对接机制,积极应对。”

此前,在与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合并后,哈啰单车在京通过大半年的时间斥资置换永安行老旧车辆。哈啰单车表示,除通过技术手段提升用户骑行体验,解决行业乱停乱放的痛点,哈啰还积极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管理。

针对近期天气转暖,市民骑行频率增高的情况,哈啰单车表示,也在加强运维力度,始终坚持在车辆生产、管理的全生命周期贯彻落实“3R”原则。

摩拜单车介绍,已经在北京开展了多次单车清理专项行动,亦同时持续进行大规模废旧单车“清占”,破解“单车围城”难题,至今已主动减量单车超过10万辆。

“主管部门进一步整治共享单车乱停乱放问题,或将促进共享单车行业精细化发展,优胜劣汰可能导致北京市共享单车市场格局调整。”互联网分析师季城表示。

1eefa33d19034a918eef0884eba8fa2e.webp_看图王.jpg

共享单车高频地区车辆调度、停车空间管理值得研究

专项行动将城市空间的公共区域作为治理范围,重点是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骑行量较大且问题较集中的区域:一是长安街及其延长线、平安大街等城市主干道,二、三、四环城市环路及其辅路沿线以及道路桥梁和桥下空间等;二是轨道交通车站、公交车站、交通枢纽及北京站等交通场站及其周边;三是奥林匹克公园、南锣鼓巷等旅游景区;四是金融街、CBD、三里屯、上地软件园等重点商圈。

长期研究城市交通的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刘岱宗认为。“一些人流聚集区,同样也是用车需求旺盛区,除了培养用户的良好用车习惯外,高频地区车辆调度、停车空间管理都值得研究。”

此次车辆清理工作以企业自主清理为主,重点是回收占用城市公共空间范围内的破损、废弃车辆;清理在人行道、车行道上停放且影响正常通行的车辆,在桥下空间、桥梁匝道、道路隔离带、绿化带等区域散落的车辆以及在公共区域乱堆乱放的车辆;清理退市企业遗留车辆和租赁电动自行车。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共享单车清理整治以各地主管部门为主,各地将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清理后,令大批车辆堆积聚集,形成所谓的共享单车“坟场”。

“目前路面上的共享单车已减少,新的整治措施的推出还要关注罚没后的处置问题,车辆尽量循环利用,而不应该堆放浪费。此前很多车辆被主管部门拉走后乱堆放而损坏,需要高成本维修才能使用,这也是企业不愿意来接受处罚领走的一大原因。”刘岱宗表示。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副所长杨新苗认为,共享单车的管理政府需要尽快建立新的运营规则,譬如绿色交通专营权,让社会资本有时间与空间条件进行运营。建立公共自行车服务原本需要相关部门出钱出力,如今有资本和企业愿意加入,应该创造条件让社会力量来做。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刘晓阳 校对 李铭

互联网